当前位置: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 专业领域 >

正文内容

原央广女主播的抑郁症日记:活得像行尸走肉

信息来源: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作者:协会委员

  摘要:后悔曾经那样对待我身边的朋友。我以为我在拼命给他们加油打气,我甚至用坚硬的语言想要把他们骂清醒……其实,都是因为我不理解。

  近年来,抑郁症成为热词,但公众对此的认知仍是一知半解。曾患抑郁症的原央广《中国之声》主持人蒋术,在新书《仿佛若有光:女主播抑郁症日记》中用47篇日记分享了她从抗拒、接纳、反思到痊愈的心路历程。

  原来重度抑郁是这样的

  2014年7月2日,我被确诊为抑郁症,偏重度。

  虽然我认识很多抑郁症患者,可是第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居然是我自己!因为对医生不信任,我拒绝接受治疗又换了家医院,结论是疑似重度抑郁!建议休假治疗,必须吃药。

  我能睡觉,一天睡10个小时,虽然中途会断断续续地醒来,早晨也醒得很早,但我很少失眠。

  我能社交:聚餐、聊天、应酬、开会、谈事儿,统统不在话下。

  我能工作:写稿、主持、编辑,我都能干。

  我能笑:大多数人觉得好笑的事情,我也觉得好笑。

  只是,我的身体发出了警告。我常常会觉得喉咙里堵了东西。最初以为是咽炎,吃了咽炎片但不管用,而且不愿意说话。接着是肠胃,每天吃完了就吐,却吐不出什么,大多数时候是干呕。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我经常生自己的气,气完之后是深深的自责。

  后来我开始抽烟、喝酒。抽烟是为了镇静,喝酒是为了哭。最初,喝酒对于催哭是有效的,喝多了之后能哭出来一点,可很快就无效了:流不出眼泪,心脏疼、头疼。

  有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浑身都是伤:胳膊上一片青紫,腰背和大腿都很疼,膝盖破了。可我忽然发现那种疼痛让我觉得很舒服,我不自觉地去按压那些红肿的伤口,感受疼痛,我忽然觉得自己伤得还不够重、不够痛。

  我终于去看了心理医生。我其实是想让医生告诉我:“你这只能算是心情不好,不是抑郁症。”我换了两家医院、三个医生,结论一致——抑郁症,偏重。医生给我开了文法拉辛胶囊。

  抑郁症不是“作”的

  确诊后,我花了至少三天才能接受。请了5天假,把药藏得妥妥帖帖,按时吃药。

  起初,我不愿意穿彩色的衣服,只穿黑色,总觉得身边的人都死了。不愿拉开窗帘,不刷微信。

  很快我就跟自己说:“不能这样。要起来,去吃饭,去上班,去社交。”

  于是我尝试着拉开窗帘,穿色彩明艳的衣服,和朋友聊天。我不断地跟自己说:“要学会原谅自己、接纳自己。”

  一点点承认失败、放过自己的过程,特别特别难。我觉得我对不起所有人,我辜负了一切,伤害了全世界。

  我尝试向当事人道歉的方式,但大多数人都说:“啊?我不记得了。”“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们之间不存在原谅不原谅啊。”这种安慰反而使我更加挫败和难受,我觉得我的抱歉无人接纳。

  有时候,这种自责会转换成仇恨,恨自己,也恨世界上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可以原谅我?我总觉得可能自己不是得了抑郁症,而是得了一种间歇性精神病什么的。

  经常不哭、不笑、不说话、不理人、不爱、不恨、不吃、不喝,我觉得自己活得像行尸走肉。我想起了南京那个被抑郁症折磨到自杀的女孩。于是,我开始刷她那个叫“走饭”的微博,忽然理解了她每天的折磨和孤立无依,我懂得她那时候有多么孤独、自责、渴望被理解而又多么胆怯。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抑郁症是一种生理疾病,而不是性格问题,更不是“作”和“闲的”。

  无论我找了多少快乐的事情来分散精力,无论怎么鼓励自己“明天会更好”,我还是吃不下饭,还是想吐,还是提不起对任何东西的兴趣。

  每个人都难免有被“卡住”的时候

  我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自伤倾向越来越严重。在医院做的心理测试中,我所有的症状都是中度、重度或者极重,只有“恐惧感”是轻度。我不怕疼,不怕死,不怕孤独。我原本极没有安全感,现在却这样。

  有时候很想示弱,说一大堆“我好累,我好希望被理解”之类的话,却不知道说给谁听。我常常想说:“没有人理解我,我只有在看‘走饭’的微博的时候,才觉得是有人能理解我的。”

  经过这场病,我开始觉得听别人说话有多重要。哪怕他说得琐碎重复,我也要至少安静地听他说完。有时候,不需要安慰他,不需要鼓励他,不需要替他支着儿,只要好好听他说完。

  想起以前也有个抑郁症的朋友,经常找我来倾诉,我当时觉得:“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会陷在这么小一个问题里出不来呢?”她那天哭着对我大叫:“好好好!你们都对!是!全都是我的错!好了吧!”我那时候还觉得她无理取闹,现在想想,觉得好抱歉,当时真是不理解啊。

  后悔曾经那样对待我身边的朋友。我以为我在拼命给他们加油打气,我甚至用坚硬的语言想要把他们骂清醒……其实,都是因为我不理解。

  心理医生说:“如果你想杀人,那么公序良俗会告诉你不能去杀,而心理医生会告诉你,不要因为这个想法而自责不已。”

  每个人都难免有被“卡住”的时候,有时候自己能把自己拔出来,有时候要靠朋友,有时就只能靠医生和药物。

点击次数:次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