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 最新资讯 > 会议/学术交流 >

正文内容

吕素连教授莅临2017疑难精神疾病康复工程 专家实力更上一层楼

信息来源: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作者:协会委员

  随着签约2017年江西省精神疾病康复工程的全国三甲名医的逐步到位,专家团队的实力更上一层楼。2017年6月30日,国医大师后候选医师,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会员、中国健康公益联盟公益援助评审专家吕素连教授莅临全国三甲名医疑难病会诊现场,参加到第一期失眠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疑难病患者的公益会诊工作中,受到广大就诊患者的欢迎。吕素连教授在中医精神疾病临床方面经验丰富,疗法法新颖,效果突出,就诊患者纷纷表示,今天看到大专家了。

吕素连主任

  吕素连,男,1951年4月出生于山东济南,毕业于山东省中医药大学,40余年致力于从事癫痫病、失眠、抑郁、精神分裂等各种神经系统疾病临床诊疗与教学科研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临床诊断和治疗经验。吕素连教授早年在新疆军区151野战医院神经内科开展神经系统疾病临床诊治,博览古今中外医学名著,吸纳百家所长,尤其在国学中医方面有着深厚的造诣。21世纪初,吕素连教授多次赴美、法、日等国神经系统疾病研究机构进行交流学习,深入研究国际前沿诊疗技术,并代表参加国内专业学术交流会和技术研讨会。回国后,一直在坚守在临床工线工作,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专业型中医传承者。2014年10月30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组织第二届“国医大师”评选活动中,吕素连教授凭借在中医神经系统疾病领域丰硕的成就,被评为“国医大师候选人”,享受省部级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待遇。

  多年来,吕素连教授在从事中医基础理论传承与创新、中医药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等的深入研究的同时,实事求是地以多年临床实验践验为基础,并结合国内外学习与交流心得,秉承“明确病因、对症治疗、全面康复、避免复发”的治疗原则,创新性地提出神经系统疾病的分型分期,专病专治的诊疗新模式。灵活运用现代医学科技及传统中医针灸和中医中药、中医筋络等疗法,辅助以仪器治疗、心理治疗、食疗法等多层次、多角度展开,尤其对癫痫症、失眠、抑郁、强迫、精神分裂、神经症等各类神经系统疾病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历年来受到了广大患者及家属的一致好评。

  拯救精分大学生 南昌二七医院再伸援助之手

  “谢谢吕伯伯,谢谢您,要不是您帮我,我就上不成大学了……”2017年4月13日,江西赣州的20岁精神分裂症患者李文泽握着南昌二七医院吕素连教授的手,满眼的激动,不住的道谢。

  担心考不上大学,思虑过重埋下隐患

  记者第一次见到李文泽时,他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当记者说明了身份及来意后,李文泽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斜着眼睛看了看记者。这个腼腆的大学生叫李文泽,今年20岁。由于父母都是农民,长年累月的干苦力活,身体多病,让李文泽的家境相当清贫,也在他的内心深处埋下了一份自卑。

  高中时期的学习任务繁重,学习能力并不是很强的李文泽显得异常吃力,经常一个人跑到偏僻的山洼里背书,很晚才回到家中。随着6月高考的结束,李文泽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放松下来,反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李文泽的母亲程慧回忆,高考过后,孩子就像变了一个人,在家里急躁不安,坐不住,经常一个人跑出去,到很晚才回家。晚上就在房子里不出来自言自语的。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到高考成绩公布,被一个本科学校录取就好些了。

  去年暑期,李文泽按例回到家中。当天晚饭的时候,突然跟程慧说:“妈妈,我们班的郭建智一直在咱们家外边骂我,怎么办?”。程慧只记得自己和他父亲李海当时就愣住了,而李文泽骂骂咧咧的自己说了几句就过去了。程慧回忆,李文泽这次回家,没有以前那么的体贴父母了,着装很散漫,甚至有时候油头垢面的,也经常一个出去很久。再后来,李文泽又跟程慧好几次说起邻居也在家门外边骂他,为这事,程慧还专门跑到邻居家了解情况,却根本没有这事。

  深夜被拒楼门外受刺激 精神分裂症爆发

  新学期开学不久,老师就打来电话让程慧李海(李文泽父亲)两人去一趟学校。原来,李文泽在学校里和宿舍楼管发生了矛盾,并有肢体上接触。据宿舍同学回忆,新学期开学没几天,李文泽就白天逃课,不上晚自习,总是一个跑出去,他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一般都是很晚才回来。而事发当天,宿舍楼门在12:00已上锁,为李文泽前来开门的楼管大叔刚走到门前,不料,李文泽就开口大骂,说一些听不懂的话:“你骂我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从昨天就喊你开门,你就是不开”、“你们家儿子天天跟着我干什么”。之后就发生了接体了接触,惊动了同学后事情才被制止。

  程慧说:2016年10月16日,我听从学校心理咨询老师的建议,和李海拿着钱带孩子去地方医院做检查。在医院里,核磁、CT、脑电图、精神压力分析等各种检查做了一大堆,交了二千多块,排队检查了一个下午,等到第二天下午才拿到各种结果,最后医生在诊断书上清晰写下“精神分裂症”几个字。说是孩子现在最好在家里静养,不宜再上学,等吃上一段时间的药再看情况。

  二七医院集中资源全力帮扶 一家人看见曙光

  孩子的病不能耽误,学习更不能耽误。为此,我们四处打听可以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好医院。2016年12月20日,听说南昌二七医院的治疗效果很好,很稳定,很多这种病的青年人都在这边治疗,而且只需要每个月来一次,我就赶紧找到医院的联系方式,挂了专家号。

  到了南昌二七医院后,为李文泽接诊的,正是多导精神康复体系指导专家、国内首批国医大师传承者吕素连教授,经医院“脑功能综合分析仪”的专项检查后,确诊李文泽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吕素连教授拿着李文泽的检查单说:“孩子的情况主要是由于大脑中5-羟色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谷氨酸以及多种神经肽物质在分泌及功能水平的异常导致的,出现了这个“反复性言语幻听”、“思维破裂”、“情感淡漠”、“明显的意志减退”等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症状,这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是急性期发作,孩子正在上学,如果采用药物治疗,副作大,就把学习耽搁了,如果不治疗,可能引发更大的事故。”吕素连教授的一席话让李文泽及家人变得焦急,不过,再得知李文泽的病可以通过治疗达到临床康复的效果,顺利完成学业后,一家人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由于李文泽是急性期发作,又正在上大学,为了给这个刚上大学的他最好的治疗,不影响他未来的发展。吕素连教授特别向医院提请了二次联合会诊的要求,首先申请了京·沪·赣3S专家远程会诊,其次,邀请医院心理危机干预组的介入,最后,邀请多学科专家参与治疗方案的评审工作。力求从诊断、治疗到康复全程精细、疗效最优化。

  程慧说:“听到吕主任对孩子的病这么的负责,我很激动,孩子的病这是有保障了。但是一想到可能的需要较大的费用。我当时急的不行,就把我家里的情况和吕主任说了……。”

  吕素连教授了解到李文泽家庭的情况后,对李文泽的情况十分惋惜。吕素连教授说:“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经常会面对一些经济上困难治不起病的患者,我们能帮的都会帮助一些,李文泽的情况的确很困难,孩子正在上大学,一年的这个学费、生活就得一两万,而且病又严重,如果不进行更科学的治疗,再这样拖下去,说不定会发生更严重的情况,那时候,孩子的一生也就毁掉了。所以我又给孩子申请二七医疗扶贫基金的救助款。”

  得知吕素连教授还为李文泽申请了治疗方面援助善款,让程慧一家人感动不已,程慧哭着说:“我真的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帮助,谢谢吕主任,谢谢南昌二七医院的领导和所有医生护士,你们都是大善人,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南昌二七医院社会公益部主任介绍到:成立社会公益部和二七医疗扶贫基金的宗旨就是要帮助弱势的精神疾病群体,让他们看得起病,看得上名医专家,看得好病。远程专家会诊中心签约的京·沪·赣3S专家都是在精神疾病方面很知名的专家,他们长年在临床工作的一线,也积极参与各种公益事业,我们是把这个高质量的医疗资源通过这种方式集中起来,充分利用,把最大的实惠落实到真真需要的危重病人身上。

  收到相关的援助申请材料后,南昌二七医院社会公益部召开团体会议共同审核了李文泽的材料,决议为他提供免费的远程专家会诊服务以及治疗援助基金8000元。

  李文泽重回大学校园 一面锦旗说尽千言万语

  得到善款援助后,李文泽的诊治很快进入流程。远程会诊中心向京·沪·赣多名精神分裂专家发生要约并得到正面回应,心理干预率先介入治疗,并参与了李文泽康复方案的全程制定。李文泽到院的第二天,治疗方案通过专家们的一致论证,开始执行多导精神康复体系的治疗。

  通过7天的治疗,李文泽的精神状况看起来比刚入院时明显好了很多,尤其是眼神。看到记者后,李文泽竟微笑着主动打起招呼,李文泽说:“得病以来,脑袋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过,耳朵里没有了乱七八糟的声音,想法也不乱飞了。”

  2017年4月13日,临出院,李文泽又做了一次检查, “出院时,李文泽的这个5-羟色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谷氨酸、神经肽等的分泌已经达到正常的动态平衡,其功能水平也达到正常水平。”吕主任拍着李文泽的肩膀亲切地说。李文泽点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在李文泽出院之际,程慧为吕主会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她向记者说到:以前大家都说看病要给医生给红包,才给你好好看,但是这几个月以来,吕主任从来就没有提过任何要求,每次都是主动的帮助我们。他这样的医生值得我们一家人感谢一辈子。”说着就把手上早已准备好的锦旗展了开来,并送给了吕主任。“‘高尚医德为病人,精湛医术保健康’这就是我们一家人要对吕主任说的话”,程慧拉着王主任的手,不停的道谢。

  吕主任更是为李文泽破格留下私人电话,让李文泽在以后的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都随时可以打电话咨询他,以方便了解他愈后的病情恢复。李文泽说:“南昌二七医院的吕主任、还有护士姐姐们都对我非常的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虽然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但我在这里并没有受到区别对待,反而得到了更多照顾,我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谢谢帮助过我的这些好人,是他们让我再次回到了大学,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点击次数:次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