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 最新资讯 > 会议/学术交流 >

正文内容

高喜翠教授莅临2017年江西省疑难精神疾病康复工程联合会诊

信息来源: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     作者:协会委员

  据悉,全军精神卫生专业委员会委员高喜翠教授莅临参加2017年江西省疑难精神疾病康复工程暨全国三甲名医联合会诊第一期。为江西省久治不愈、反复发作型等失眠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神经官能症、精神障碍等疾病患者搭建公益会诊平台,带来新康复的希望。为保障会诊期间能为每个病人带来高质量、高效率的医疗服务,会诊期间专家就诊限号,望广大患者朋友通过提前网络预约。

高喜翠主任

  高喜翠,女,副主任医师,教授,40余年临床经验,全军精神卫生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中科抑郁症研究院院长,中华精神疾病康复协会会长,江西省首批3S专家团领衔专家,曾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学习两年。1953年7月出生于北京,16岁入伍参军,1978年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并取得了学士学位。先后就职于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对于各种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具有深厚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失眠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的诊断和内科治疗,在精神疾病的精准治疗和抗复发治疗方面具有较深的造诣。掌握国内外精神疾病临床诊疗标准!21世纪初受邀于世界军医精神类疾病学术交流,为我国精神健康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南昌二七医院来了个义工 原是精神分裂症小伙的感恩之旅

  来自南昌的程斌(化名)今年25岁,现在南昌某企业上班,是高喜翠教授曾经接诊过的一名患者,2017年江西省疑难精神疾病康复工程第一期开展之间,他竟然自发的来到了现场,和医院沟通后做起了引导病人的义工。

  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事,即使你与别人有过相似的经历,也只能说你可以了解到病人比别人更多的疾苦,包括病人的家属了解或感受不到的事,程斌讲到。

  高喜翠教授介绍,程斌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的父母亲都是有文化的人,还有一个很疼爱他的姐姐,尽管如此,厄运还是在他的身上降临了。在大二上学期,由于学习压力太大。家人逐渐发现他变得很怪异,行为和语言上和以往差距很大,说话总是不着调,经常莫名其妙的情绪发生巨裂变化。而且,程斌多次向姐姐表示,耳边经常有人对他说话,回家的路上也总是有人跟踪他。为此,他父母联系了学校,说因身体不适要休学一段时间。

  2014年10月21日,程斌在其父母姐姐的陪同下来到南昌二七医院高喜翠教授的诊室。高喜翠主任从程斌父母那里具体了解程斌目前的情况以及家族史、治疗史等,并为其做了详细的检查。排除了智能障碍与情绪异常高涨或低落引起行为变化的情况。随后高喜翠教授对程斌讲到,“你觉得你最近的行为、思想、语言以及周围发生的事都正常吗?”“你有没有觉得是自己生病了,要不要治疗?”程斌较为肯定的回答让高喜翠教授放松了心情。看着高喜翠教授面色的放松,程斌的父母当时就不懂了。为此,高喜翠教授还专门给他们讲解了一翻。

  原来,程斌当时的症状表现与临床上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学诊断标准相当吻合。令高喜翠教授放松的是由于家属发现的早,治疗的早,程斌的认识功能损害并不大,这对于这个病的康复治疗来说至关重要,也可以基本上确定程斌的愈后。医院“脑功能综合分析仪”检查数据也证实了高喜翠教授的判断。第一个疗程治疗后,程斌的意识越发清晰,已经能够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情况,幻听、被害妄想等核心症状已经消除,治疗的积极性大大提高。经过三个疗程的治疗与复查,程斌终于健康的回到了学校。

  程斌说,我这次做义工,就是想以一个曾经是精神分裂症病人的身份来帮助更多的精神疾病的患者和家庭建立康复的信心,勇敢与病魔抗挣。

  高喜翠教授介绍到,精神分裂症是一组病因复杂的精神疾病,具有感知、思维、情感、意志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在精神活动和环境不协调为特征,病程多迁延,多发病于青壮年,一般无意识与智能障碍。在临床上精神分裂症被分为偏执型、紧张型、青春型、单纯型、未分化型等多种类型,还可分为阳性精神分裂症和阴性精神分裂症。每种精神分裂症的发作个体差异相当大,发病症状也存在十分微妙的变化,有的病人发病早期可能只是睡不着、失眠,紧张、怪异行为、愚蠢行为等,有的病人发病早期可能直接会出现幻听、妄想、被控制感、被洞悉感等,单一出现或者共同出现,还有的病人看上去很安静,但其内心世界里已经是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了。多数患者病人病情迁延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此。

  高喜翠教授建议,在生活中,无论工作有多忙,压力有多大,我们都要学会倾诉和倾听。家庭成员、朋友之间更要积极的帮助和引导心理素质较弱的个体,这也是精神分裂症以及常见精神疾病防治工作中重要一环。

点击次数:次    -关闭本页-